欢迎来到一粒橘新闻网!!一粒橘新闻网带给您最新最全面的资讯消息
当前位置: 一粒橘新闻网 > 财经 > 产经 >

ofo“跪地”就能求活吗

作者/整理:网络资源 来源:互联网 2018-12-25

  一年前,ofo小黄车还是人们眼中的创业“独角兽”,如今却成了克扣消费者押金的老赖,并喊出“跪着也要活下去”。面对溃败的ofo、退潮的共享经济,人们可以从中获得怎样的反思呢?

  ofo官司缠身

  近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就白马(上海)投资有限公司诉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广告合同纠纷案作出判决,责令东峡大通支付拖欠白马(上海)的广告发布费510.31万元及对应违约金。

  而就在几个月之前(8月),上海凤凰发布公告,称自2017年凤凰自行车与ofo方面签订了《自行车采购框架协议》后,双方签订了多份采购合同,但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6815.11万元的货款。上海凤凰已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ofo 偿还货款及违约金。

  这两起上海企业起诉ofo的官司仅是冰山一角。根据公开资料统计,2018年以来,至少有9家公司因合同纠纷将ofo告上法庭,涉及物流运输、房屋租赁、广告费用、拖欠货款等多种事由,部分案件已达成和解,尚有多起仍在审理之中。

  一年前,ofo还是光华四射的独角兽企业,如今却官司缠身,而且自今年6月以来,ofo被曝在国内多座城市的运营疑似陷入停滞。去年ofo大举进军的海外市场,更是全面收缩,波及印度、澳大利亚、日本、以色列、韩国、德国、西班牙等国家及地区。

  此外,最让消费者头疼的是押金无法退。虽然ofo官方一直自称押金能在15个工作日内退还,但事实上困难重重,ofo押金难退的事件持续出现在全国多家媒体的报道中。

  相比仍在苦苦坚持的ofo,更多的共享单车企业已经倒闭,只留下一堆烂铁和债务。

  7月11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小鸣单车破产清算情况召开新闻发布会。根据通报,截至6月27日债权申报期满,小鸣单车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超过11.8万笔,约2000万元。还有供应商申报的债权28笔,职工债权115笔,债权总金额达5540多万元。以此计算,欠款总额达7500多万元,但该公司账户上仅剩下约35万元,严重资不抵债。

  没有盈利模式、市场没有想象的那么大、丧失被收购的良机、资金紧张——如今巨头之一的ofo小黄车也处于生死边缘。

  在如此险峻的关头,近日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发出内部信,并公布了组织架构调整的消息,主要是对现有的组织架构进行了裁撤合并。他在内部信中表示:“冬天已经来临,风雪亦将随至。自己选择的路,哪怕跪着也要活下去”。

  “共享经济”为何走到今天这地步?导致ofo大败局的原因是什么?这些问题值得所有的投资者、创业者反思。

  反思之一:有害的“唯资本推动”

  对于企业(尤其是创业型企业)来说,资本的价值本来是中性的:一方面它提供资金给你,助你快速发展;另一方面,资本又占据股权,形成对企业的掣肘。

  鉴于资本的上述特性,企业家只能“利用”资本,而绝不能“追求”资本。

  然而,共享单车的发展史,就是一部百分之百的“资本追求史”,行业的两大巨头“ofo”和“摩拜”短期内在融资金额、融资轮数、估值破百亿元的时间等方面均创下了历史纪录。

  当然,公正地说,这种企业发展“唯资本推动”的奇异现象,也并非是创业者所愿。正如“摩拜”创始人胡玮玮曾对媒体抱怨的:“难道还有其他的方式吗?”

  更深层次上,这种“蒙眼狂奔”“烧钱成长”的奇葩之举,离不开当下资金泛滥以及资本短视的大环境。

  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看起来非常吸引人,按小时付费,似乎市场潜力巨大。

  按照ofo重要投资者金沙江创投总裁朱啸虎的看法:“从全球来看,没有一个交易平台每天能有这样的交易量。”

  他是这样算的:“共享单车市场对标的是公交车,在中国,每天的公交车出行是3.5亿次,ofo和摩拜两家共享单车每天的骑行数据加在一起是5000万次(1年前)。3年后,共享单车每天至少是1亿~2亿次的骑行,一年就有300亿~600亿元的营收……”

  唉!“吹牛不打草稿”说的就是这种人。他甚至不知道,在上海(共享单车的主战场)一年有“100多天下雨”这个基本的事实。这个基本的事实导致两个结果:1、在户外淋雨的共享单车损毁率惊人;2、共享单车的实际需求量受气候影响较大。

  不过,“资本”就是有股蛮力。一旦有资本把“饼”画大,各路资本便“抱团啃饼”。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8年共享单车领域融资金额超320亿元,其中仅摩拜单车以及ofo单车两家融资金额就超过200亿元人民币。

  随后,两家共享单车企业无理性地向市场投放单车,远远地超出了市场真实的需求,形成巨大的泡沫。

  值得注意的是,“唯资本推动”不仅仅出现在创业企业上市之前阶段,也出现在上市之后。

  看看创业板就一目了然:创业企业热衷通过收购,实现关联公司财务并表,让自己的企业可以短期内实现销售总额、净利润的高速增长,从而带动股价上涨,大股东顺势套现走人。

  反思之二:创新不能无视与社会的冲突

  创新的目的是为了人类生活的更美好,如果创新活动与现行的社会秩序、道德水平发生重大冲突,则这样的创新无法长久。最近一年以来,就出现至少3个创新行为与社会冲突的典型案例。

  案例1、共享单车。

  从共享单车第一次出现在街头的那天开始,共享单车与社会的冲突就开始了——占据行人道路空间。然而,没有一家企业考虑过这个矛盾。可以说,共享单车一开始自以为是的“创新”(可以不固定停放),就形成导致其失败的巨大死穴。

  据不完全统计,共享单车在中国各大城市集中投放量超过2000万辆,在许多大城市的闹市区已造成车多为患现象,令市民不堪其扰。从打出环保经济、共享经济牌,号称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出行痛点,到沦为为城市增添拥堵的“痛点问题”,共享单车只用了短短两年多时间。

  12月6日,ofo官方发布公告称,2018年12月10日起ofo将在全国实行停车规范的措施,规范中指出,用户只能在指定的停车区域停车。此外,摩拜单车今年7月便推出了规定区域停车的政策,用户若不是在指定区域停车,在第二次骑行时就会收取5元的管理费用。

  这个所谓的“指定区域”在哪里呢?还是在人行道上啊——因此,共享单车为人行道添堵的矛盾还未解决。

  案例2:滴滴打车

  “滴滴”的诞生给了传统的、处于垄断地位的出租车行业一个巨大的刺激,滴滴也首次实现了叫车服务统一的平台化管理,这些意义都是非常显著的。

  然而,作为平台企业,其“顺风车”业务诞生之初,就定位为“私家车也能成为一个半公开、半私密的具有社交属性的性感空间”,广告宣传方面也充斥性挑逗意味。这显然是不道德的。

  更为严重的是,面对大量的“黑车司机再就业”的现实,滴滴公司在如何保障乘客安全方面没有有效手段。而且,网约车管理办法也已经出台几年了,却让人们吃惊地发现一个事实:“滴滴公司未按照规定向政府部门传输报备顺风车数据,也未配合公安部门做好驾驶员背景核查工作。”于是,有了今年5月份、8月份的两起命案发生。

  以趣店为代表的现金贷

  趣店以“校园贷”起家,其商业模式被质疑利用法律漏洞变相发放高利贷,且缺乏道德底线。后来校园贷业务被叫停,趣店全面退出校园市场,开始转向面向青年群体的“现金贷”和“消费分期贷”,其核心模式依然是“高利贷+粗暴催收”。

  趣店在美国上市一年多时间,股价已经从35美元左右跌到现在的5美元上下,跌幅近85%。市场之所以用脚投票,与趣店受争议的商业模式、艰难的转型密切相关。

  反思之三:成功不能建立在幸运上

  经过3年的井喷式发展,共享单车已经走入艰难的转型期,到了真正洗牌的时候,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骑呗单车、优拜单车、赳赳单车等近70家单车基本难逃死亡的宿命。

  如今摩拜卖身美团,哈罗背靠阿里,滴滴复活了小蓝,只剩下倔强的ofo还在坚持独立发展。

  近日,摩拜单车的股东变更已经完成。其创始人胡玮炜、投资人李斌等人退出,美团王兴成最大股东,持有北京摩拜科技95%的股份。

  当初王兴之所以愿意接盘,可谓“一石二鸟”:拯救了他自己投资摩拜的股权;提升美团上市的估值。因此,相比戴威,胡玮炜、李斌显然要更为幸运。

  网络上有网友评论道,“ofo创始人戴威错过了太多的机会,被权力欲望蒙蔽了双眼,不愿意交出公司的控制权,错过了把自己成功卖掉的机会;而摩拜的胡玮炜不同,她出身普通家庭,之前月薪也就一万元左右,套现几亿元够她一辈子花了,她觉得值了。”

  社会总是习惯以“成败”论英雄。

  事实上,无论是戴威、胡玮炜、李斌、王兴,还是你、我、他人,所谓的成功都不应该建立在幸运上,因为这样的成功很可能是暂时的。

  截至12月11日,上市近3个月的“美团点评”,其股价已经比当初69港元的发行价跌去了25%。

  相关链接

  “创新”是什么

  创新是指以现有的知识和物质,在特定的环境中,改进或创造新的事物(包括但不限于各种方法、元素、路径、环境等),并能获得一定有益效果的行为。

  经济学上,创新概念起源于美籍经济学家熊彼特在1912年出版的《经济发展概论》。

  熊彼特在其著作中提出:创新是指把一种新的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新结合”引入生产体系。它包括5种情况:引入一种新产品,引入一种新的生产方法,开辟一个新的市场,获得原材料或半成品的一种新的供应来源,新的组织形式。熊彼特的创新概念包含的范围很广,如涉及到技术性变化的创新及非技术性变化的组织创新等。

  到20世纪60年代,新技术革命迅猛发展。美国经济学家华尔特·罗斯托提出了“起飞”六阶段理论,对“创新”的概念发展为“技术创新”,把“技术创新”提高到“创新”的主导地位。

  进入21世纪,信息技术推动下知识社会的形成及其对技术创新的影响进一步被认识,科学界进一步反思对创新的认识:技术创新是一个科技、经济一体化过程,是技术进步与应用创新“双螺旋结构”(创新双螺旋)共同作用催生的产物,而且知识社会条件下以需求为导向、以人为本的创新2.0模式进一步得到关注。

  短评:

  警惕创业泡沫

  人类传统的消费观念是“独享”而非“共享”,因此“共享经济”具有创新性。

  然而,共享单车没有共享原有的资源,而是新制造并投放了2000多万辆自行车;运营层面更不是共享,而是分时租赁。所以,整体来看,“共享单车”的创新血统并不纯正。但是,共享单车打着新经济的旗号,仿效者一哄而上,创造了一个巨大的泡沫,令人痛心。

  现实生活中,这种“创业泡沫”比比皆是。

  例如众筹行业,本应该是社交范围之内的小众行为,形成泡沫之后,变味为“预付款销售”“预付款定制”,成为借助情怀割大众“韭菜”的行为。

  再比如,电动车行业里的“新势力造车”运动,已经无法用beplay体育投注制造行业内部的逻辑来解释了,完全是金融逻辑。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造车新势力多达上百家。一位这个行业的后起之秀对媒体暗示得很清楚:“这个领域‘赛道’长嘛。”

  的确,全球零部件的供应体系,让造一台电动车变成了和造手机相似的步骤。只要肯花钱,你就能买到全世界最棒的零部件,组装成一台电动车。然后,忽悠着上市,忽悠着套现。

  从更深层来看,创业泡沫背后凸显的是投资泡沫。

  资本的大脑并不在意“精算”,他们只在乎能吹出一个大饼。这样一来,当这张“大饼”拿在手中的时候,就有另外一批更贪婪当然也更傻的人也想来咬一口。

  不过,现阶段全球都在勒紧腰带(收缩货币),无论哪种泡沫都要被打回原形。

(文章来源:理财周刊)

(责任编辑:DF376)